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论文交流
浅析数学绘本融入数学课堂的有效路径
作者:江苏省太仓市璜泾镇鹿河小学 施晓磊  录入时间:2022-7-11  阅读次数:435

数学绘本作为数学教材的一种补充资源,是学生开展数学阅读的有效载体。数学绘本具有如下特点:绘本与学生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绘本与相关数学知识彼此融合;绘本的故事情节对学生具有较强的吸引力,能引起他们的共鸣,激发他们的兴趣;绘本能给学生带来直观化、探索性的学习经历,有助于在儿童与数学之间搭建沟通的桥梁。在数学教学中合理利用绘本,不仅有助于学生提高学习效果,而且有助于他们在学习过程中获得各种有益的感悟。

鉴于对数学绘本阅读的价值认同,笔者与团队成员一起,以数学绘本课程的开发和实施为着力点,积极探索将数学绘本融入数学课堂教学的有效路径。

一、贯穿——教学情境故事化

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喜欢听故事,而数学绘本正是依托生动有趣的故事情节推进数学知识和数学方法的学习。在有趣的故事中学习数学,能时刻抓住学生的注意力,化短时注意为持久注意,从而增强课堂学习的实效性。

以数学绘本故事《保罗大叔分比萨》为例。学生阅读第一页,进入故事情节,引出“双胞胎兄弟俩为什么吵了起来”这一疑问。通过进一步的阅读,学生能够进一步了解到兄弟俩是因为比萨饼的大小发生了争吵。接着,围绕帮助双胞胎兄弟解决问题这一驱动型任务,引导学生猜测保罗大叔的分法,通过“平均分”与“不平均分”的对比,以及把三张小圆片依次平均分成2份、3份、4份的实际操作,帮助他们初步理解“什么是平均分”。在此基础上,展开分数概念的教学。之后,引导学生把几个大小相同的圆片重叠在一起,依次比较每个圆片中的特色部分,判断“2等份中的1块”、“3等份中的1块”、“4等份中的1块”的大小,体会“对于同一个圆片,平均分成的份数越多,每一份就越小;平均分成的份数越少,每一份就越大”。像这样,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贯穿课堂教学的始终,学生在矛盾冲突与问题解决的过程中,不仅兴致盎然,积极参与,而且能够自然而然地理解相应的数学知识。教学润物无声,学习自然发生。

二、串联——点状知识结构化

市面发售的数学绘本大多按照“数与代数”、“图形与几何”、“统计与概率”、“综合与实践”这四个内容领域分类呈现相关的活动,且这些活动多数集中于“数与代数”、“图形与几何”、“统计与概率”这三个内容领域。尽管如此,这些绘本的内容结构却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特点,也就是其内含的数学知识通常会涉及某个教学单元的整体内容,这与数学教材逐个知识点进行教学有很大的不同。显然,如果能够充分利用绘本这一特点,整体串联起相关教学单元的知识内容,则有利于学生更好地体会知识之间的联系,感受数学的整体性。

以数学绘本故事《漂亮的三角形》为例。笔者在二年级利用这一绘本故事组织了如下的课堂教学实践。首先呈现扉页,引出“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这一问题。在学生大致描述之后,教师出示学具,引导他们通过对变化前后图形的比较,感受加上一根木条后形成的三角形就会变得很“稳”。这样的感悟,有的教师可能认为偏难,放在二年级介绍不是太合适。但实践下来,学生对于“稳定性”的感受特别深刻。有的学生甚至还能举出生活中类似的实例,即如:加根木条的桌子更牢固了,在钢结构架子的每个面上斜着拉上钢丝,原来的钢架就不容易倒下了,等等。生活原型为学生感悟三角形的稳定性提供了支撑,他们通过感性触摸理性,对抽象数学知识的理解也变得不再那么困难了。之后,教师引导学生通过进一步的阅读、实践、思考,认识三角形的边和角,开展给三角形分类、用三角形拼图等活动,从而使得他们对三角形的体验越来越丰富,相关的认识也逐步呈现出结构化的味道。从课堂实践效果来看,学生对三角形的了解不断深入,有关三角形的知识脉络也逐渐清晰了起来。这样的教学,把相关数学知识以学生可接纳的方式整体性地呈现出来,有助于他们在阅读、想象、操作、思辨等活动中初步形成对数学对象的整体感知,从而为今后进一步学习相关知识积累实践经验和思维经验。

三、补充——抽象知识形象化

数学教材重视创设贴近学生生活实际的问题情境,鼓励他们自主探索、动手实践、合作交流,提倡解决问题策略的多样化,重视数学活动之后的回顾与反思,等。然而,对于一部分学困生而言,他们对一些具体形象的知识虽说也能理解,但对于一些相对抽象的知识或综合性较强的数学问题,往往就会感到困难。为此,我们可以利用数学绘本直观形象的特点,将抽象的知识形象化,使之成为相关教材内容的有益补充,以便于大面积提高教学效果,促进每一个学生的发展。

以苏教版教材六年级上册“长方体和正方体”单元中“认识长方体和正方体”(第一课时),以及“长方体和正方体的展开图”(第二课时)的教学为例。这部分内容侧重引导学生围绕面、棱、顶点等要素探索长方体和正方体的基本特征,并基于对相关特征的理解,体会长方体和正方体的包含关系。同时,借助操作认识长方体和正方体的展开图,感受二维平面与三维空间的内在关联。对一些思维能力较弱的学生而言,他们很难基于长方体和正方体的基本特征体会这两种立体图形之间存在的包含关系;对于一些空间想象能力较弱的学生而言,他们较难形成长方体和正方体展开图的表象,也很难在展开图的某个部分与长方体或正方体的某个面之间建立联系。所以,实际教学中常会出现有的学生不教就会,而有的学生怎么教都不会的现象。

鉴于此,笔者利用数学绘本《点点蚂蚁盖房子》组织相关的教学活动。首先,引导学生通过研读绘本了解长方体面、棱、顶点的含义及其相关特征,然后要求他们选择合适的材料搭一个长方体的“房子”。学生按要求完成操作后,一方面引导他们说说选择了哪些材料,为什么会选择这些材料,进一步体会长方体的相关特征;另一方面则鼓励他们将搭好的长方体“房子”重新改建成正方体的形状,在“改建方法”的讨论中逐步体会“只要把三组长度不同的棱改成长度相同,长方体的每个面就会变成正方形,长方体也就变成了正方体”,由此也就能够较好地理解长方体和正方体这两种立体图形的逻辑关系。

接着,要求学生将一个用硬纸做成的长方体“房子”沿着棱剪开,并且要求不能把面剪散,得到长方体的展开图。之后,组织学生观察得到的展开图,说说图中的某个长方形或正方形是“房子”的哪个面,或者反过来说说原来“房子”的某个面是展开图中的哪个长方形或正方形。在此基础上,鼓励学生用教师事先准备的几个不同的展开图重新围成长方体的“房子”,并在动手操作之前,试着标出“房子”的正门、后门、左侧的窗户、右侧的窗户,从而在展开图和立体图形之间建立更加清晰的联系。

上面这样的教学,充分利用绘本的直观性和趣味性特点,化抽象为形象,使学生在三维与二维之间来回穿梭,将观察、操作、想象、思考、表达有机融合,收到了很好的教学效果。

四、拓展——数学思维深刻化

数学绘本课程的实施,除了绘本自身呈现的故事情境和数学知识方法之外,教学时还可以适时、适度地挖掘相关内容,以进一步拓展学生的已有认识,促进他们展开更有深度的思维。

以数学绘本故事《外公的神秘宝藏》为例。在教学用数对确定单幅藏宝图的位置后,笔者设计了将三张原点不同却又有关联的藏宝图叠放在一起,变成一张大的藏宝图,同时追问:“现在许愿井、老橡树、糖果王国分别在哪里?”“你能在这张图中用数对表示它们的位置吗?”鼓励学生上台分别指一指许愿井、老橡树、糖果王国在合并后的大藏宝图中的位置。由此帮助学生感悟位置是相对的,用数对表示位置时,确定原点很重要。原点不同,即使是相同的地点,所用的数对也不同。经历这样的活动过程,学生对数对的理解就更加深刻了。

又如,利用数学绘本故事《谁能赢得变形金刚》进行教学时,涉及有关可能性的知识。学生通过前面的活动体会到随机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是有大小的。在此基础上,笔者设计了幸运大转盘游戏,要求学生利用手中的圆片设计一个抽奖大转盘,奖项分为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参与奖,并且要使奖项设置比较合理。学生经历充分的自主活动后,呈现的设计方案令人刮目相看:有的根据生活经验将圆片划分成大小不等的5份,从小到大依次是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及鼓励奖。追问这样设计的理由时,他们自信满满地回答道:“特等奖最稀有,最难转到,因此它必须最小,接着依次是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鼓励奖。”还有学生补充道:“我和他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相反的话,顾客很容易就能得到特等奖,商家还不亏死啊!”有的学生受之前活动的启发,将圆片对折4次,平均分成16份,把其中的1份写上“特等奖”,2份合在一起写上“一等奖”,3份合在一起写上“二等奖”,4份合在一起写上“三等奖”,最后的6份合在一起写上“鼓励奖”。笔者趁机追问:“照这个同学的设计方法,获得特等奖的可能性究竟是多少呢?能用合适的数表示吗?”学生纷纷抢答:“十六分之一!”

五、应用——数学与生活融合化

数学是一门重视应用的学科,习得的数学知识只有转化成应用能力,才能更好地展现其价值。数学绘本紧密联系学生的生活实际,一方面注重将生活情境数学化,另一方面又注重将数学知识生活化。在引导学生阅读数学绘本的同时,还可要求他们将绘本中习得的知识应用于解决现实问题,在数学与生活融合的过程中,进一步增强解决问题的能力。

以数学绘本故事《外公的神秘宝藏》为例。课尾,笔者设计创编绘本的活动环节:先让学生在网格绘图纸上画一座藏宝的小岛,在岛上画出树木、岩石、池塘等;然后在小岛上用喜欢的符号标出藏宝的位置(如用X表示藏宝的位置,不过X位置应在行与列的交叉处,见下图)。最后,要求学生根据自己画的小岛藏宝图,编一个海盗藏宝的故事,并把编好的故事和同学分享。引导学生应用绘本知识展开创编活动,从创编的故事中寻找宝藏,既增强了他们的应用意识,又缓解了他们紧张的学习情绪,丰富了他们的想象力,提升了他们的数学素养。

数学绘本,作为数学教材的补充,丰富了学生的数学学习生活,扩展了数学学习资源,开辟出了一条崭新的数学学习之路,有助于学生遇见更美的数学,更好玩的数学。

最后,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并非所有的数学绘本都适合应用于课堂教学。数学绘本的教学实践包含不同的样态与阶段,不同年段的学生阅读数学绘本的形式也应有所不同,不同年段学生阅读同样的绘本,价值取向也有差别。因此,从数学绘本走向数学绘本教学,遴选合适的绘本资源也是非常重要的。 

上一篇文章:进阶四问  引领思维深度发展——以“长方体、正方体的体积计算(2)”教学为例
下一篇文章:深度学习,让高阶思维在课堂生长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版权说明
版权:南京东方数学教育科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南京奇奕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网站ICP备案编号: 苏ICP备05026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