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研信息 > 数学要闻
备课的四种境界
作者:通州市实验小学 王俊  录入时间:2008-3-6  阅读次数:4267

记得自己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对“备课”的理解,就是老师趴在书桌上借着昏暗的灯光辛勤抄写的形象。这种认识一直保持了很长时间,直到自己做了教师,才知道那只是外行“备课”拍摄的电影镜头,真正意义上的“备课”是一项内隐的复杂的心理创造活动,绝非一两个外在的标签和形式能涵盖得了的。

回顾自己从教的十几年经历,对备课的认识经历了一个由模糊到清晰、由粗浅到深入的过程。大致说来,“备课”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

一、“点”的境界

刚毕业那会儿,“备课”在自己的眼里,就是直接为完成下一节课作准备。这种备课观是一炮一个眼儿,目标明确,很务实的。马上要上课了,看一看教科书上的内容,翻一翻参考书上的教学设计,想一想具体的环节与步骤,理一理课上要用的教具,这样一步一步下来,就算是一次完整的“备课”了。

    这就是“点”的境界。一个人做任何事情总是从“点”的境界开始的。想一想我们每个人在刚开始学步的时候,先是一步一个脚印,然后再学习跑和跳,备课也同样如此。

    “点”在数学中是没有大小的。一个看似很小的“点”;其实还可以分为更小的“点”。“备课”也是如此;从时间上来说,一节课只有有限的40分钟;从内容上来说,一节课也只有有限的几个知识点。如此看来“备课”的容量是有限的;然而真正细究下来,这个不大的“点”还可以分成知识的传递、结构的处理、情意的调动、目标的延续等许多小的“点”,而其中的每一个小“点”又可以分为更小的“点”。我相信,只要有追求完美的态度和坚强的毅力,即使同样一堂课,都足以让我们用毕生的精力与智慧去准备。

然而,现实的“备课”又不能仅仅停留在某一个静止的“点”上。我常常自诩我们的“备课”是最伟大的艺术创造。在备课的过程中,和话剧、影视这些综合艺术创作一样,我们同样需要综合许多的元素,但是备课比这些综合艺术的创作还要具有挑战性。话剧、影视作品一旦创作完成,就反复表演播放,而我们备一节课一般只有一次展示的机会,因为即使是面对同一节课,只要上课的因素稍有变化——诸如教学内容的更替、教学理念的刷新、教学对象的不同等,都得使我们重新备课。可见,“备课”永远不是静止的“点”,而是运动的“点”。   

    数学常识告诉我们,“点”是零维的,它没有长度。我们在教学的生涯中,会经历许多次“备课”,也就具备了成千上万个“点”。但如果这些“点”只是散乱无章、甚至是模糊不清的,那它们就没有体现其应有的价值。所以,我们要继续提高自己备课的境界。

二、“线”的境界

有了几年的备课经验后,我开始慢慢形成一种“连点成线”的备课意识和习惯。事实上,在教学的过程中,前一课和后一课总有许多东西是相通的。数学教学尤其如此。“铺垫一导人—新授—巩固一作业”的教学流程自不必说,教学内容方法也必须跟着前面的经验来选择制订。

在数学教学的过程中,只要留心观察,我们会发现自己在上一节课形成的种种体验,对下一节课产生着一定程度的影响。这样,某种意义上来说,上一节课的“上课”便是下一节课的“备课”。

有了这样的认识,我开始要求自己在每一节课的上课过程中,充分利用好自己的两只眼睛。上帝给人创造了两只跟睛是大有用意的,一只眼睛让我们看“看得见”(显性)的东西,比如眼前的“上课”;另一只眼睛让我们看“看不见”(隐性)的东西,比如后面的“备课”。我们在上课的时候,一边执行着既定的教案,一边分析着教学的现状,一边还得计划着下面的教学步骤,这就是把“过去”“现在”“未来”联系起来的“线”的备课境界。

    当然,要达到这种“线”的备课境界是需要一定的功力的,它不仅需要我们具备扎实的教学技能,还得学会将自己进行清晰的角色分配。在同一节课上,我们不仅要有第一个“自己”在专心致志地上课,同时还要第二个“自己”在听第一个“自己”上课,并随时进行准确的评课,更重要的是还得有第三个“自己”根据第二个“自己”的会诊设计出下一步的教学方案。“上课——听课——备课”三位一体同时进行,既关注“预设”又关注“生成”,增加了教学的效益,还节省了备课的时间成本,的确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按理说,要达到一种自觉的“线”的境界相当不易。不过我们应该清醒地知道,正如数学中的一维的“线”只有长度没有宽度和面积一样,备课也不能仅仅停留在“线”的境界,“组线成面”成了必然的下一个追求。

三、“面”的境界

    随着新课程的实施,“关注生活中的数学”成了一个热门的话题。数学学习突破课堂和学校狭隘的时空,走向更为广阔的背景。至此,数学备课也不仅仅把眼界局限于现有教材和课堂,到生活中去挖掘数学教学资源、寻求数学问题与生活问题的内在联系,使得数学备课增加了另一个维度,备课到“面”的境界。

    2000年,我和特级教师张兴华同行去大连。在汽车上,张老师根据当时的情境提出许多数学问题。比如如何测定汽车现在的速度,如何估算对面车辆的发车时间,如何计算后面超车车辆的速度等。老前辈用他的言行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在生活中随时随地保持警觉,把有价值的信息跟数学教学联系起来,这就是更高境界的“面”的备课。从大连回来之后,我把张老师的问题加以整理扩充,备了一节以问题情境为主线的“汽车里的数学问题”,多次公开展示,给听课的老师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从那以后,我开始要求自己在生活中学会“备课”。在吃饭的时候看到饭桌,我就在想,为什么中国的饭桌是正方形的,而西方的饭桌是长方形的?在等红绿灯的耐候,我就在思考,红绿灯的时间设置得科学不科学?每每想得激动的时候,就恨不得身边有几个学生,让我马上能试一试新出炉的教案,看看具体的教学效果怎样。

我常常把自己想象成这样的一副模样:在生活中,自己背着一个无形的背篓;只要跟数学教学有关的东西,就会随时把它们仍进背篓里。事实上,“备到用时方恨少”,在生活中“备课”的次数多了,在上课的时候才会有更多的教学灵感,平时在生活中积累的许多问题一旦派上用场,的确比书本上的问题情境更能增长学生智慧。

当然,“面”并不是终极的境界。山外有山;楼外有楼,“面”虽为二维;有面积;但没有厚度广。而有厚度的“体”才是更高的境界。

    四“体”的境界    

学校的同事给了我一个绰号——“九门军师”。这个绰号自有一定来历:学校青年教师要参加赛课,九门学科无论哪门学科都喜欢请我这个数学老师去参加集体备课。刚开始我也是碍于情面被动参与,后来却常常是不请自到,因为我发现事物之间是相通的,帮其他学科备课其实就是帮数学备课,帮别人备课就是帮自己备课。能够从看似毫不相干的备课中找到内在的联系,其实就是一种更高的“体”的备课境界。

    站在单一的“面”的圈子里看事物总是有局限的,人类正是因为自己千百年来一直站在地球上,才会有“天圆地方”的错误判断。

    有老师说我的数学课有“跳出数学教数学”的特色,我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是来自于我在自觉不自觉地追求一种“体”的境界。在具体的教学中,我要求自己不再把视野局限在某一具体课的“点”上,也不仅仅把眼光局限在课与课的联系的“线”上,也不仅仅满足于在生活中搜集数学教学素材的“面”上,而是综合所有的学科教学本质,把握数学教学的真正意义,把教学中的“人”放在凸显的位置,再重新回到数学教学本身,用这样的眼光来备课才能体现数学教学的真正价值。

    为了增加“体”的厚度,我们应该努力汲取心理学、管理学、文学、美学等诸多领域智慧的营养,增加第三维度的长度,从而使自己备课的成品更加丰厚、扎实。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版权说明
版权:南京东方数学教育科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建议浏览器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南京奇奕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网站ICP备案编号: 苏ICP备05026912号